更多 走进欧盟

靠金融交易税缓解欧债危机是画饼充饥

10月23日,欧盟委员会表示,支持法国、德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等欧盟十国开征金融交易税(FTT)的计划,旨在通过征收金融交易税,将募集资金用于帮助应对欧债危机。不过笔者认为,在欧元区经济仍处于衰退的艰难时期推出金融交易税计划,对解决欧债危机简直就是“画饼充饥”。

法国积极践行金融交易税计划

2011年9月,欧盟委员会首次正式提出欧盟国家统一征收金融交易税的提议,以让金融业为解决欧债危机做出更多贡献。欧盟委员会在这份提议中建议对股票与债券交易征收0.1%的税,对金融衍生品征收的税率为0.01%。据欧盟委员会当时的估算,如果所有欧盟国家都推行金融交易税,每年将能够多带来570亿欧元(大约739亿美元)的税收收入。随后,法国成为欧盟率先实践金融交易税的国家。2012年1月29日,时任法国总统萨科奇宣布了一揽子经济改革措施,其中便包括对所有涉及法国最大公司的股票交易征收0.1%的交易税。2012年5月,萨科齐竞选连任失败,但其推行的一系列改革措施并没有因此搁浅。2012年7月19日,法国参众两院最终通过了2012年《财政法案修正案》,涉及财产税、增值税等一系列税收改革措施,其中包括对股票等交易开征0.01%~0.2%的金融交易税。法国此次开征的金融交易税主要针对股票交易、高频交易及金融衍生品交易。在股票交易方面,交易税率确定为0.2%,比此前宣布的0.1%提高了1倍,征收对象为市值超过10亿欧元(约合12.3亿美元)、总部设在法国境内的上市公司股份的买方交易者。在高频交易方面,交易税率为0.01%,对象为在1天之内撤销或修改次数超过一定门槛的交易,征收范围为所有在法国有交易活动的公司。在金融衍生品交易方面,交易税率为0.01%,对象为基于主权债务的信用违约互换交易。而以长期持有和对冲风险为目的的投资者不需要缴税。粗略估计,此次金融交易税的征收将会给法国带来16亿欧元(约合19.7亿美元)的收入。

欧盟内部存在分歧

不过,同属于欧盟成员国的英国,却对金融交易税计划表示了强烈的反对。英国首相卡梅伦就曾公开表示,只有在全球范围内统一开征金融交易税,英国才能同意征收此税,理由是:假如仅在欧盟范围内征收,那么将导致更多的国际资本流向没有征税的国家和地区。的确如此,英国的担忧和顾虑不是没有道理。资料显示,伦敦金融城堪称英国核心利益所在,该地区国内生产总值(GDP)占整个英国GDP的3%,每天的外汇交易量占全球外汇交易的三分之一左右,比美国的华尔街还多一倍。这里包揽了全球场外衍生金融产品交易36%的业务量,近500家外资银行汇聚在此,经营着全球20%的国际银行业务;伦敦金融城还集中了近180家外国证券公司,几乎一半的国际股权交易在这里完成,在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外国公司数量超过世界上任何其他交易所。如果开征金融交易税,这些金融机构或将离开伦敦转而迁往其他不征金融交易税的国家或地区。

正是由于金融大国英国还有瑞典等非欧元区国家的强烈反对,欧盟至今一直未能在27国范围内就统一征收金融交易税达成一致。不过,事到如今,欧盟委员会积极支持欧盟十国开征金融交易税的计划,还是因为欧盟委员会此前曾启动一个名为“强化合作”的欧盟法律程序。该程序规定,只要有至少欧盟27国的三分之一,即9个欧盟国家的支持,就可以让这一部分国家先行实施金融交易税计划,看来,这十国是欧盟委员会提出的欧盟国家统一征收金融交易税提议的先行先试者,欧盟委员会或打算,通过这些国家的示范作用而后进一步向其他欧盟成员国推广。

征收金融交易税是画饼充饥

笔者认为,从参加实施金融交易税计划的10个国家的构成看,包括法国、德国、奥地利、比利时、希腊、意大利、葡萄牙、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和西班牙。“欧猪五国”有4个都在列,其他几个国家也程度不同地受欧债危机影响。所以,此时积极要求加入金融交易税计划行列,很容易给人一种“穷急了”之感。要知道,尽管金融交易税的优点在于它像印花税那样是一种“用者自付”的税,以交易为基础征收的。当政府需要为了公众利益而不得不救助金融系统时,它就好比为应对金融危机的风险而收取的保险费。换言之,政府保护了金融行业,而目前金融行业并没有为此支付相应的成本,亦即没有被适当征税,因此,征收金融交易税属于补征行为。按照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的话讲:这也事关公平,即我们需要保证债务危机的成本也要由金融业来分担,而非只是让普通民众担负。

从目前欧元区银行业情况看,经过了两年多欧债危机的折腾,欧债危机已经与银行业危机形成“死亡螺旋”,再加上欧洲银行业还要遵照规定保持资本充足水平,逐渐实施《巴塞尔协议III》的有关要求等。可以说,欧元区银行业除了德国、法国之外,其他国家银行业的日子也都不好过。所以,当前开启金融交易税计划,有乘人之危之嫌。这种计划即便是能在法国推出,也未必能在其他国家实施。更重要的,欧元区要想真正解决欧债危机,治本之法还是发展经济。只有设法支持欧元区甚至整个欧盟经济早日走出困境,摆脱危机,走向复苏和繁荣,到那时,财源充足了,包括银行业在内的整个金融业日子逐步好过了,再开征金融交易税也不迟。